喜欢喜欢喜欢www

占tag抱歉,但是官方的糖真是太甜了嗷嗷嗷!

[瑞金]小片段 校园


(双向暗恋,格瑞知道自己心意而金没有意识到。)



“凯莉...”金无精打采地伸着懒哀嚎道,歪着头看他前桌的凯莉。



“干什么呢,一大清早的叫魂呐?”凯莉咬着棒棒糖一脸嫌弃地回过头来。



“当我女朋友吧!”金神眼亮晶晶地盯着她。



“卧槽!”凯莉吓得一个转眼看向格瑞,果然No.2用比平时强烈十倍的杀气盯着她。凯莉不禁打了寒碜,忙声道:“发什么神经呢?”
一一她可不认为这丫会改弯归直,虽然这丫还没有出柜,但凯莉坚定不移地认为他一定和他的幼驯染相依为gay。



“那个...”金无措地挠了挠头发,脸颊有些通红。



卧槽一一。凯莉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丫不会哪根筋搭错了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偷偷瞄了一眼金的同桌,幼驯染同志的笔都快折断了好么?!



“有女生跟我告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平时总是笑得阳光灿烂的金一脸苦恼。



哎哟我去。吓死爹了。凯佬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感觉到冷冰冰的刺向自己的杀气稍有退却,抽着嘴角想到是哪位姐姐那么有勇气。



“那还不简单。”凯莉清了清嗓子,道:“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她就会死心啦。”



“啊..这样她不是会很伤心吗?”金苦恼地皱眉。


“你说有女朋友了效果也是一样的。”凯莉咬着棒棒糖斜视他,目光移向正进教室的紫堂。


“金,有人找你。”紫堂卸下书包,扭头对金说道。



“....”金坐在座位上纠结了三秒后以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走出了教室。



“哈哈哈,真有趣。”凯莉咬着棒棒糖笑得开心,眼睛不时瞄向脸都黑了的格瑞。
“万一金一个心软答应了人家小女孩可怎么办哟~”



“咔嚓。”格瑞手中的笔成功报废,只见格瑞面无表情地把断笔抛进垃圾桶,那叫一个狠快准。



“额..凯莉,这是怎么了...”不知道事情经过的紫堂一脸茫然。



“等金回来你就知道了。”



上课铃钟声响起的前一秒金走回了教室。



“怎么样了?”凯莉往后仰着脑袋,深蓝色的眼睛里有着戏谑的意味。



“她问我喜欢的人是谁。”金眨了眨眼道,把课本拿了出来。



“你怎么回答的?”凯莉突然兴奋。



“我说...我不能告诉你她的名字,但是她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子。”



“卧槽?!你喜欢女孩子?!不,不对,你有喜欢的人?”凯莉瞠目结舌。



“当然没有啦。”金摸了摸鼻子:“我只是告诉她我会喜欢的女孩子的样子。”



“哦?会是怎么样的呢?”



“安静,沉稳,有些酷酷的,但是很温柔的,最好有双漂亮的紫色眼睛。”金摸着脑袋说。



“啊呼!”凯莉在心底吹了声口哨,看向默不作声的格瑞。No.2,金表白了哦?



哎呀哎呀,耳朵都红了呢。

【瑞金】微垂的花束(6)


ooc有
魔法师瑞x花店老板金



阳光懒散地躺在窗台,温柔地落在少年的脸上,金色的发丝有些凌乱,白皙的脸颊因为阳光的亲吻而有些泛红。少年砸了砸嘴,似乎做了什么美梦。这个场景美好得令人不忍破坏。



“....”格瑞站在金的床边看了几秒,清冷的嗓音在空气中几近融化:“金,起床。”



“唔。”少年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呜咽道:“让我再睡一会嘛。”



“你起不起?”格瑞感觉自己难得的温柔要消散了。



“就一会...”少年的声音在早晨有些低哑,弱弱乞求的尾音带着些委屈。



“....”格瑞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不受控制地乱跳,最近这样的频率非常频繁,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你再不起床就没炒饭吃了。”格瑞弯腰在金耳边低声说道。依然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清冷嗓音,金在听到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要炸了一样。玛德这样的声音近距离听真是太刺激了。



“好好好,我这就起。”金一下子跳起来。揉了揉自己泛红的耳朵。



格瑞见到此景微微眯了眯眼,道:“快点。”



金在格瑞转身出去把门带上的时候松了口气,有格瑞在的日子每天起床都太刺激了。
以前格瑞不在的时候,他天天睡到九点多才起来给花店开门,然而格瑞出现以后他就成为了早睡早起的乖宝宝。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格瑞叫他起床的方式。话说这两天以后温柔了很多吧?同居以后(?)第一天格瑞是抽枕头,第二天是拉被子,第三天是从床上拎起来,第四天是直接上脚踹,第五天是捏鼻子,第六天是拿牛奶凑到自己脸上,第七天就是现在了。



“仔细想想也没有温柔多少嘛。”金小声嘀咕。但是有格瑞在真好,每天都有热乎乎的早餐吃,简直..简直就像以前姐姐在家的时候一样。



“金。”吃完早餐正在刷碗的金忽然听到格瑞在他背后叫他。



“诶怎么啦格瑞?”金把盘子上的泡沫冲掉,拿布拿干,歪着头问格瑞。



“我下午要走了。”格瑞帮金把店门打开,头也不回地说道。



“诶?”虽然这次和格瑞住的日子也不算久,但金发现自己很难过。



“去参加比赛。”格瑞学着金的样子把花往外面摆放,但是总没有金摆的好看。



“会很久吗?”金眨了眨眼睛,声音里满满的都是不舍。



“一个月。”格瑞抓起躺在沙发上的矢量,将松果递至它的口边。



“啊?那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啊。”金把盘子摆好,往格瑞那边扑过去,被格瑞用矢量糊了一脸。



“你跟我去做什么?”格瑞觉得有点好笑。金总是有一种很奇特的魔力一一能让一个古井不波的人变得情绪丰富起来。



“我舍不得你。”金眼巴巴地看着他。“我自己一个人好无聊的,姐姐走了,你也走了。”



“还有矢量。”格瑞瞄了一眼被金抱着的松鼠。



“那不一样。”金砸了砸嘴:“那...你还回来吗?参加完比赛以后。”



“....”格瑞没有说话,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虽然你已经没有过来登格鲁小镇的必要了?但能不能偶尔来看望你的老友?”金有湛蓝色的眼睛盯着格瑞,那里蒙上了灰蒙蒙的委屈。



“我只有你一个朋友了。”金抱紧了怀里的松鼠。



“笨蛋。”格瑞叹了口气。看着金委屈巴巴的神色他有些心疼,本来想说他以后还会经常来看他的。但看了眼低垂的金色脑袋不知为何恶作剧的心思就起来了:“你以后还会有许多朋友的。”



“但是我喜欢你啊。”金扁了扁嘴,不假思索地将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没错,他喜欢格瑞,这一点在他第一次在格瑞离开的时候就知道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格瑞紧盯着金,面上一片镇定。其实如雷的心跳声都快将他淹没了。



“嗯。”金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之后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完了完了要被格瑞讨厌了。



“那。”金的眼睛在温热的手掌轻轻盖住,在一片黑暗中,他无比清晰地听到了平时清冷嗓音带着的温柔:“我们在一起吧。”



“.....”金感觉自己的心跳在这一刻几近停止,感觉全身的血液涌上脸颊。他不知道的是,他面前的人的脸红程度并不输他几分,故作镇静的表情已经藏不住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这文我已经坑了好久了quqqqqq,没想到还有小天使记得,好感动orz...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快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谢谢大家的阅读quq)

【瑞金】微垂的花束(5)


魔法师瑞x花店老板金
ooooooooc有

“星月魔女...凯莉...”金小声嘀咕着,一副就算你告诉我了我也听不懂的模样。

“....”格瑞瞥了他一眼,金这个样子实在傻得令人侧目。“总之你碰到她绕着走就对了。”

“哎呦~本小姐那么可爱~为什么要绕着走呢~”凯莉笑着对金眨了眨眼,舔了一下棒棒糖,看起来就像无害的邻家小女孩。

除了姐姐之外很少接触女生的金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拉了拉格瑞的衣角,低低地说:“格瑞...她不像坏人啊...”

“....”莫名不爽的格瑞一刀砍向凯莉,把那轮弯月逼得连连后退。

“wocNO.2你砍我做什么?我没惹过你吧?”凯莉站在星月刃上一边说一边悄悄驱使星星袭击他们,格瑞一刀把逼近金的星星砍成了两半。

“是你把我的位置告诉给嘉德罗斯的。”格瑞淡然的口气里包含着毋庸置疑的肯定。

“我..哪有..”凯莉有些心虚地别开了视线,底气不足地反驳道。

“呲。”格瑞不屑地瞄了她一眼,转手挽了个刀花,便拉着金转身离去:“下次别搞这些小动作了,否则,后果自负。”

“....”凯莉看着自己飘落的断发沉默了一会,末了有些不高兴地撇撇嘴:“什么嘛,在小情人面前耍帅吗。”

“格瑞,嘉德罗斯是谁啊?”金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天晚上找我打架的神经病。”格瑞将一朵星辰花装进袋子里说道。
“哇哦。”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即伸个懒腰叫道:“啊...好累啊,格瑞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我饿了。”

末了还试图伸出手拢格瑞的脖子把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被格瑞一把推开,金砸砸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格瑞只看了一眼便扭过头去道:“还有几样材料,收集完我们就回去吃饭。”

“万岁\(≧▽≦)/”金欢呼道,怀里的小松鼠也高兴地伸起了小爪子,似乎能听懂他们的对话一般。

这时格瑞才注意到金抱着只全身金栗色毛茸茸的松鼠,开口道:“你打算把它带回家吗?”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金摸摸松鼠的脑袋,松鼠也抱着他的脸使劲蹭蹭,金的瞬间被融化了。

啊,又来了。这种莫名焦躁的感觉。格瑞淡淡地扫过这一幅和谐的画面,开口道:“不,没什么问题。”

金和格瑞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暖红的夕阳散散地将暖光撒在他们身上,金抱着松鼠拉着格瑞的手腕,格瑞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偶尔在金低头看松鼠的时候瞄他一眼,笑意在眼里若隐若现,他觉得这一人一鼠一脸傻样非常相似,却没发现自己眼里的温柔已弥漫成了海。

“啊好累。”一回到家金立马倒在床上不想动弹。

“想吃点什么?”格瑞把烈斩收起来,在进厨房前问了金一句。

“啊格瑞你会做饭啊?”金似乎很惊讶,蔚蓝色的眼睛盯着他一动不动的。

“嗯。”格瑞按耐住了想揉一揉他柔软金发的冲动应道。呆呆盯着他的金太像一只小动物了。

“那,你可以用魔法变出来吗?”金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下亮晶晶的,满脸兴奋好奇地盯着格瑞。

“不能。”格瑞斩钉截铁地说道。

“啊?为什么?格瑞你不是魔法师吗?”金失望地嚎了一声。

“我的魔法是战斗用的。”

“什么嘛,还有这样的啊。”

“笨蛋。”

“格瑞格瑞格瑞!”

第二天中午,金兴冲冲地抱着松鼠敲响了格瑞房间的门。

“什么事。”格瑞面无表情地打开门,他正在融合原液淬炼魔石。

“你看!矢量会喷水诶!”金开心地抓起松鼠的小爪子凑到格瑞面前。

“哦。”格瑞后退一步,淡淡应了声。嘭地下把门关上了。

“.....”被甩了一脸灰的金和松鼠面面相觑。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

过了几秒金又开始敲门,而且敲得更大声了。

“啪。”格瑞面无表情地打开了门。正准备说话,只见金举起松鼠大叫一声:“矢量喷水!!!”

格瑞被喷了一脸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很有眼色的抱着松鼠拔腿就跑。

“....”格瑞毫无情绪波动地抹了把脸,想着晚上要不要尝尝松鼠肉的味道。

【瑞金】微垂的花束(4)


ooc有
魔法师瑞x花店老板金

“格瑞格瑞,你知道吗?这是姐姐离开之后我第一次出远门诶。”

金在格瑞身边兴奋地蹦来蹦去。一会儿蹦到魔法灌木前摘下金黄色的果实,一会儿对着长耳兔挤鬼脸。

“别吵,这话你已经说了三遍了。”格瑞微微叹口气,紫色眼眸中难得流露出无奈的情绪。不如说遇到金之后他就经常有这种感觉,嗯,感情丰富了许多。

“嘿嘿,太高兴了嘛。话说这是什么地方呀?我还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呢。”金摸摸自己的鸭舌帽讪笑了下,将视线转向了红色的大森林。这个地方有点怪异一一至少他从未见过在大白天还可以发光的灌木,和抱着星星果实的松鼠。这让他感到惊奇。

“这里是北漠林,魔法师的地界。需要特殊的符咒才能打开。”格瑞耐心地解释道。忽而抬头看了看从头顶掠过的白色飞鸟,眼神一凝,便提刀跳上高空,将飞鸟打落在地。

“哇哦!”金吹了个口哨,清亮的少年音带着迷之自豪:“帅!”

“....”格瑞没有理金,将烈斩对准飞鸟肚子刺了下去,紧接着一道白光出现,闪得金睁不开眼,再一看,飞鸟已经变成了一颗剔透圆滑的珠子。

“这是什么?”好奇宝宝金提问道。

“嗯...”格瑞微垂着眼想了三秒,便把珠子丢给金:“给你。”

“给我干什么?”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能量石。”格瑞言简意赅,提着刀继续前进。

“诶?能量石?我不是有矢量了嘛。还要这个做什么。”金不解地嘀咕,抬眼一看发现格瑞已经走远了,急忙追上去:“诶,格瑞你等等我啊。”

“额...这里好黑。”走进森林深处的金摸摸了双臂,缩了缩脖子,这里温度有点低,风鉆进短衫短裤里让人感觉冷嗖嗖的。

格瑞瞄了他一眼便把深色的斗篷解下来丢给他。

“诶。”接到了斗篷的少年显得有些受宠若惊,随即担心道:“格瑞你不冷啊?”

他看到了格瑞也同样穿着短袖。

格瑞摇了摇头。

少年便把斗篷系上了,附赠给了格瑞一个大大的笑容,金发在微暗的光线里也未显黯淡,少年笑得心满意足,蔚蓝色的眼眸澄澈而干净。

“谢谢你格瑞,你对我真好。”

“....”格瑞别扭地转过了头,不知为何耳尖有点发烫。这个笑容,也太犯规了吧。

“哗啦。”忽的一大片树林直直倒下,格瑞忙把金护在身后,抬头看一一是一只通体金黄的巨兽,眼睛半睁半合,正朝着他们这个方向移动。

来了。格瑞转头给金加了个防护罩,低声说:“你去找个地方躲好,等我把那巨兽晶打倒了再出来。”

金虽然也想跟着去但想着不要给格瑞添乱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格瑞拍了拍金的斗篷,便提着烈斩奔向了巨齿兽。

格瑞一刀砍下,绿色的刀身溢着浓厚的木元素,气势浓厚而凌厉一一他是第一个把治愈醇厚的木元素用得那么杀气淋漓的。

巨齿兽似乎察觉到了,半开半闭的眼睛一下老大,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格瑞咆哮,同时从口中射出火焰。

格瑞一个翻身躲过,瞬移到了巨齿兽的身后,一把将烈斩从它尾巴处刺入。这是它的命门,每个魔兽都有自己的命门,发现他们的命门之后基本上就可以结束战斗了。除非你弱鸡得连命门都刺不进,或者那只魔兽强到让你进不了身。

“啊,结束了。”躲在灌木后的金发着不远处发出的强光想。于是“噔噔噔”地跑过去,虽然跑到半路就被瞬移过来的格瑞拉住了领子。

“嗷,不公平。为什么你们魔法师可以瞬移还可以打怪。”被拉住了领子的金气鼓鼓地说。

格瑞看了看他并不打算回答,把巨齿兽晶体化了的淡黄色珠子放进口袋就拖着金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诶?格瑞,接下来我们要去干什么?”怀里抱着只松鼠的金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们已经走了十几分钟了,眼前的景色也在不断地变化。现在他们置身于一片蓝色的星海中。这里说是星海其实只是一片会发光的星星形状的花朵漂浮在空中而已。

金曾在图鉴上看过,这种花叫做星尘,会在成熟之后飞离花茎飘在高空。这种花一般长在黑暗而湿润的地方。比如这里。

“找星环。”格瑞说道。

“你是说星尘花的种子?”

“你知道?”格瑞似乎有些讶异。

“那当然,我可是宇宙无敌帅气而机智的金啊。”金洋洋得意,感觉鼻子都要翘上天。

“.....”格瑞抽了抽嘴角。

“好兴致啊No.2,跟你的小情人在这约会呢?”清脆而戏谑的女声自头顶传来。

格瑞不动声色地护着金后退了几步,拔出烈斩直接劈向那轮弯月。

“我去,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啦?”长相甜美别着星星发卡的女生一脸夸张地叫道,嘴里还含着棒棒糖。虽然说着类似惶恐的话但却给人一种毫不在意的感觉。

“她是谁啊格瑞?”

“星月魔女,凯莉。”

【瑞金】微垂的花束(3)


魔法师瑞x花店老板金

ooc有

夜已深,皎月慵懒地躺在枝头,任由调皮的枝梢将它送至金的窗前。

此时的金如这寂静的登格鲁镇一样,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Zzzzzzzz.....”金的睡姿很差,半搂着一个抱枕。被子在床脚垂死挣扎,只需要一脚它便可以拥抱大地了。衣服往外翻着,露出了白皙的肚皮。

“叩叩...叩叩...”一阵紧促而有节奏的敲窗声在金的耳边响起,少年眼睫毛颤了颤,才不情愿地睁开。嘶哑带着软糯的声音嘟囔道:“谁啊....”

“.....”

听到了金的话,似乎是得到了许可的一般,格瑞便打开窗户翻身进了金的房间,敏捷地压在金的身上,将快掉落在地的被子往两个人身上一盖。

外面似乎有人飞逝而过,大叫着“格瑞你有本事给我出来我们干一架之类的话。”...

“......”于是睡得迷迷糊糊的金一下子就惊醒了,发现自己朝思暮想(?)的小伙伴格瑞此时正压在自己身上。紫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紧抿着唇。

“......”过了几分钟,似乎是感觉到外面没有动静了以后格瑞才把被子一掀落到地上。

“....格瑞你怎么了?是不是招惹到什么人了?”听到刚才声响的金不禁担心的看着格瑞。

“.....”格瑞脸上有汗珠顺着月光滴下,显然是跑了很长时间。只见他撇撇嘴,淡淡地说:“没什么,只是一个神经病追着要和我打架而已。”

“那为什么他大晚上的要和你打架啊?”金感到十分不解。

“...因为有人将我的位置暴露给了他。”格瑞表示无奈。那个神经病打架可不分时间地点场所的,战意来了说打就打。他可不想浪费气力跟神经病在大晚上的打架扰民,暴露行踪。

“哦..哦....”金的困意似乎又上来了,一边点头一边陷入了睡眠。格瑞静静地看了他一会,便帮他把被子掩好顺便从柜子里拿出金给他准备的被褥去隔壁房间。由于格瑞时不时在金这边留宿,所以金已经把隔壁用来当仓库的房间整理出来给格瑞住了。

“金。起床了。”格瑞温好牛奶,在楼下做好早餐便上楼去叫赖床的店主起床。这样晚开店早关门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把花卖出去的。

“啊...”少年迷糊地翻了个身,碎碎念似的说:“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起...”然后心安理得地继续睡觉。

“.....”格瑞等待一分钟无果后便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牛奶喝完抽出金抱着的枕头一把砸下去。

“哎哎哎哟喂,哪个混蛋袭击我?”一下子被砸得七荤八素的金一下子跳了起来。

格瑞看着他挑了挑眉,转身离开之前甩下了一句话。

“快洗漱下来吃早饭。”

“好好好...”看到格瑞瞬间怂的金从床上跳下去洗漱了。

如果金的姐姐秋看到一定会啧啧称奇,他们居然只相处了一个多月就已经熟到如此地步了。

“格瑞我好开心啊~你又来找我玩了。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有多无聊。”睡醒的金表达了他深深的思念之情。

“我不是来找你玩的。”格瑞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有正事要做。”

“哼T^T...”金鼓起了腮帮子。蔚蓝色的眼珠子转遛了一圈又豁达地笑了:“没事!只要你在就行啦。”

“....”格瑞盯了金笑得眯起来的蔚蓝色眼睛三秒说道:“这次我会多留一段时间。”

“哦呼!真的吗?”金欢呼一声“那我们可以去玩吗?”

“..不行。”格瑞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哦。”金沮丧地低下了头。

“但是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找准备魔石的材料,如果你不怕无聊的话。”格瑞似乎不太喜欢金沮丧的样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只是不喜欢那漂亮的蔚蓝色眼睛蒙上灰色。

“噢耶~格瑞你最好啦!”金欢呼雀跃地扑向了格瑞一把抱住。格瑞任由他抱了两秒之后推开。

“笨蛋。”格瑞说道。

真不知道真有什么好高兴的。

【瑞金】微垂的花束(2)


ooc有
魔法师瑞x花店老板金
金拉开帘子,调皮的日光便从玻璃窗外瞬间浸入。

“哇,今天阳光很好呢。”金看着欢呼一声,欢快地把门打开,哼着小调把室内的花朵们搬出去晒太阳。

“格瑞早上好!”正搬着一盆向日葵的金透过眼角的余光看见从楼上走下来的格瑞,开心地打了个招呼。金色的阳光从他身后照射进来,他的发丝被映得几近透明,怀里抱着一盆开得灿烂的向日葵,整个画面都是金色的,却不刺眼,异常的和谐。

“早。”格瑞淡淡地应了声。然后将大衣架上的发带取下,扶起额发系上。动作干净而利落。带着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轻快。

“哇哦!”金惊讶的看着格瑞随着发带的系上瞬间向上翘的头发道:“cool!这是魔法吗?”

“也许。”格瑞用如深水般波澜不惊的紫色眼眸盯着他道:“我要走了。多谢昨晚的收留。”
说完便把几块银石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斗篷取下披上。

“诶。”金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格瑞已经走出他家花店了脑袋才开始转动,于是急冲冲地把手里的向日葵放下,冲回屋里抓起格瑞留下的银石,赶上已经走出有一段距离的格瑞。
微微喘着气的说道:“这银石我不能要。”

“为什么?这是我昨晚留宿的费用。”格瑞纠结地皱起了眉。

“诶...总之我不能要。我让你进来躲雨是我自愿的,并不是为了其他。”金一把把银石塞进格瑞手里。

“.....”说实话格瑞并不想欠多余的人情,于是也把银石塞回了少年手里。用毫无情绪的紫色眼睛盯着对方。多半他这样做的时候,别人都会妥协。

但面前这个少年简直是个例外。

“啊呀都说了我不能要。”少年似乎是急了,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还给你,别推来推去的了。”

“.....”格瑞看着金倔强的眼睛无奈叹了口气,低低开口道:“我不想欠别人的。”

“那你答应我的一个请求吧?”金想了想开口。

“嗯?”格瑞皱起了眉,同时心底微微有些嘲讽的意味。果然是看出了他是魔法师么?果真人不可貌相。

“做我的朋友吧。”金欢快地说道,神情有些兴奋。“我还没有同龄人的朋友呢!”

“......”格瑞被噎了一下,心底里的那片阴暗念想被金碧蓝色的眼睛驱散得所剩无几。

“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么我留你住一晚也是理所应当的啦。”金大咧咧地笑了,眉角挑着洋洋得意的弧度。

“好。”一向独来独往的格瑞听到了自己的回答。



自那之后一个月,格瑞每次路过登格鲁镇都会去看望金,偶尔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给他。

“....好无聊啊。”盯着格瑞带给他的金色箭头能量石的金发出了感慨,以前他可以盯着花朵自娱自乐一整天。但自从认识格瑞这个朋友之后便越来越频繁的感受到名为无聊的情绪了。好无聊啊好想跟格瑞一起玩啊。虽然都只是他单方面的说说说,格瑞偶尔点个头表示自己的赞同。但是有人陪伴的感觉真是让人难以割舍。

金难过地戳了戳发光的金色箭头。

【瑞金】微垂的花束


ooc有
魔法师格瑞x花店老板金
 
  金是登格鲁镇的一个小小花店铺子的老板,有着溢满阳光的笑容和清澈的湛蓝色眼睛。登格鲁镇的每一个人都认识他,也都很喜欢他。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因为登格鲁镇属于布鲁诺王国和梵尼王国的交界处,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人口杂乱,所以这里的人脾气都比较怪。虽称不上凶恶但绝对称不上和善,但却都特别照顾姐姐走之后孤零零的金,或许是因为他那似乎能破开人心里阴霾的笑容吧。


  这天天阴得特别快,天边暗滚的乌云隐隐有雷光闪动。在这样的夜晚还开着花店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特别是在登格鲁镇一一这个形形色色人来往之地。

  于是金在阴沉沉的天空发出第一声轰鸣声时便将摆在门口的花卉一盆盆地收进去准备拉上大门关店了。然而在他搬最后一盆花卉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个在他屋棚下躲雨的人,站在一盆萤兰旁边,黑色的斗篷湿哒哒地粘在主人身上,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水。大大的帽子遮住了主人的面容,金看不到他的模样。

  但看着他湿漉漉的模样皱起了眉,纠结了三秒就把隔壁胡子大叔不要随便把陌生人领进家的警告抛到了脑后。

“咳咳。”金轻咳了声。想吸引那人的注意,他成功了,那人微微侧过头用一双沉静的紫色眼眸看着他。

“那个..进来躲雨吧!”金笑了笑,指了指身后的摆满了植物的屋子。

“.....”那人盯了他三秒,视线扫过布置温馨的花店,微微张了张口,似乎是想拒绝。

但金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快补充了一句:“我不是坏人,真的。”举起两根手指一脸庄重起誓的样子。

“.....”格瑞看着面前那人有些傻气的举动点了点头。

金拉着湿哒哒的格瑞进了自家屋子,看着那人把湿透了的斗篷剥下放在一边。他歪歪头,拿过格瑞的斗篷放在大衣架子上挂着,觉得这样能干得快一些。

“你叫什么呀?”金发碧眼的少年似乎没有察觉到陌生人眉宇间的疏远气息,大咧咧地开了口:“我叫金。”

“格瑞。”格瑞似乎没有想要和金聊天的意愿,将发带解下来放在手上微微垂着眼。水滴随着银白色的发丝渗下。

眼明手快.没有眼色.金飞快地抢过他手中的发带挂在了衣架子上。

“格瑞你怎么大半夜的还在外面晃悠,在登格鲁镇订好宾馆了吗。”金语气熟稔如多年老友。

“.....”似乎是不太适应金自来熟的说话方式,格瑞抬起头来瞄他一眼,金好奇的湛蓝色眼眸衬着橙黄色的灯光,犹如阳光汇入大海,眼里流动着的温暖颜色并未因为格瑞的冷漠而减轻。

“已经没有空房间了。”格瑞垂下眼眸点开手环查看了登格鲁镇的宾馆预订页面说道。

“啊,人那么多啊。”金惊讶地叫了声,随后嘀咕道:“也是诶,毕竟魔石贸易在三个月后就要开启了。”魔石贸易是梵尼王国和布鲁诺王国共同开展的活动,届时,许多人都会带着他们的魔石去梵尼首都比塞岗去贸易交换。

而登格鲁小镇是布鲁诺王国去往梵尼的必经之路。这几个月他们小镇的人流量会达到最高,他的花也会卖得很好。想到这里金不禁嘴角弯到了耳边,那时候他就可以大赚一笔接下来几个月顿顿大鱼大肉了嘿嘿嘿。

“.....”格瑞看着和自己聊着聊着就露出了诡异而傻气笑容的金抽了抽嘴角,这个人那么好懂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咳,那格瑞你今晚在我家住下吧?刚好我姐姐的房间空了下来,你可以睡我的房间,我睡姐姐房间。”金向格瑞发出了善意的邀请,清亮的音色里带着许些欢快:“别拒绝,露宿在登格鲁的街头可是很危险的。”

“会有坏人把你打劫得底裤都不剩。”金模仿玛丽大婶的口气嘿嘿说道。

“.....”那么那个人会死得很惨。格瑞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却没有拒绝金的邀请。点点头,道:“好。”第一次碰到金这种类型的人,格瑞对金有着某种程度的好奇,以及对那双澄澈蓝色眸子的好感。

  金的房间有些凌乱,桌子上笔和纸胡乱地堆了一堆,墙壁上贴着四大圣战士的画报,还有箭头形状的钟表。床上倒是整整齐齐的,被褥乖乖地被主人放在枕头上。

“洗澡房在走廊后面。”金把格瑞领到自己房间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自己的房间好像有点凌乱。

“不要嫌弃啊,我房间有点乱。”金有点窘迫地摸了摸后脑勺,他极少有这种情绪。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不好意思了起来。

“不会。”格瑞微微偏头看着他说道。

“那就好。嘿嘿。”金不好意思地讪笑,从柜子里抱出另一床被子往对面姐姐的房间走。忽的又不放心地探出个头来问道:“你有带衣服吗?”

“.....”格瑞面无表情地低头打开自己的手环从中抽出一条睡袍,金才放心地缩回头去。

洗漱完毕,格瑞靠在床上皱起了眉,他对金感到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还是他看到了自己的魔石,打魔石的主意?想起金那灿烂的近乎傻气的笑容,还有澄澈的蓝色眼睛,一向不以貌取人的格瑞不知为何打消了这个念头。

与此同时对面房间的金倒是在床上翻滚笑得一脸灿烂。“啊姐姐我碰到一个气息和你很相近的人。”少年盯着床头的相框在心里默念道“虽然话不多但给人很安心的感觉,他一定是个好人吧?”金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凭着自己的直觉来决定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及信任程度。

在他对上格瑞眸子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人可以信任。这是一种天生的,莫名其妙的好感,似乎是遇见了相识多年的故友。而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刚刚看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发现了这个,不禁笑出了声,所以想分享下。